时南心 作品

第219章 是我主动的!

    “好哇,只要叔叔不嫌弃我抱着累,我可以一直给妈妈呼呼的哦!”

    说完这话,小家伙转头狡黠的看了一眼秦御枫,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乌溜溜的转了又转,然后一脸乖巧的说,“谢谢叔叔……”

    “这可不是叔叔!”

    结果小星辰软萌稚嫩的嗓音还没说完,就被司夜爵低沉的嗓音给打断了,“叫舅舅!”

    秦御枫:“……”

    “谁……谁……”同意了?!

    秦御枫眼角狠狠一阵抽搐,下意识的反问,结巴了两下也没能把完整的反驳的话给说出来,他脑海里,心底里明明都已经想了反驳不同意的话了,然而,对着小家伙那双像极了秦夕小时候看他时无辜又单纯的眼神,后面的那三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舅舅?”

    小家伙大概是被秦御枫那五颜六色的表情给吓到了,仰头看向秦御枫小心翼翼的试探性开口道,“你真的是我舅舅?”

    “咳……”

    秦御枫心下一滞,看着小家伙那张软萌的小脸,甚至连不是两个字都说不出来,最后竟鬼使神差的看向病床上的秦夕,“你说!”

    “我说是舅舅的话,你就同意了?”

    在接受到他的眼神的时候,秦夕几乎水想也不想的就脱口而出了,“哥哥,是这样吗?”

    “不……”

    “那是的!”

    秦御枫刚想脱口而出说不是,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秦夕果断的声音给盖了过去了,后面的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小星辰,叫舅舅!”

    末了又加了一句,“这个叔叔是妈妈的亲哥哥,你是妈妈的儿子,所以,他就是你的舅舅!”

    “舅舅!”

    秦夕的话才落下,小家伙就抬头兴奋的看着秦御枫,很是激动的叫了一声舅舅,白皙软嫩的脸蛋还因为高兴浮现出两个小小的漩涡,连带着整个人都生动了起来,秦御枫莫名得想要去应一声,然而……

    那声嗯,还没说出口,小家伙就像是找到了亲人似的激动的抬头在她的下巴上亲了一口,小家伙那双软软的小手就直接环上了他的脖子,“舅舅我爱你,舅舅你真帅!”

    秦夕:“……”

    这小嘴巴,真的是,谁受得住!

    果然……

    “真的?”

    秦御枫心情很好的看着怀里小家伙,下意识的揉了揉他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笑眯眯的来了一句,“比你爸爸还帅?!”

    “不一样的帅么!”

    小家伙几乎都没有想就直接脱口而出了,“爸爸是那种霸道总裁的帅么,舅舅是那种妖孽总裁的帅,都帅!“

    说完,小家伙像是觉得自己的这话说得很没诚心似的,连忙歪着脑袋很是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说,“舅舅跟妈妈是兄妹,妈妈最最美美,舅舅肯定是最最帅了,爸爸是妈妈的老公,肯定也是最最帅的,要不然,不是侮辱妈妈眼光么!”

    秦御枫:“……”

    这真的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

    这哄人的话还真是一套一套的,嘴巴甜得让他这么一个大男人都牙在打颤!

    “渍,这嘴巴,还真是甜啊……”

    边说,秦御枫边转头看向目光看向他们的秦夕悠悠的来了一句,“还真别说,这小家伙这张小嘴巴,真的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夸人的本事,让人不服都不行!”

    话落,秦御枫的脸唰的一下就僵住了,像是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什么似的,顿了好一会儿,才蹙着眉头朝秦夕开口道,“你该不会是被这小家伙甜言蜜语给哄的吧?”

    没等她回答,秦御枫又白了一眼跟前耗着的司夜爵,“他怎么看也不是会哄女人的男人!”

    “噗!”

    然后,秦御枫的话才落下,秦夕就噗嗤一声笑喷了出声,“哥,那你可看错了,没听说过,有其父必有其子么,小星辰这张嘴巴,就是遗传他的,他哄起人来命都可以不要的那种!”

    不知怎么的,秦夕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些在地震灾区待的那些时光,那首《往后余生》就这么触不及防砸入了她的心底,再看眼前一身灰色衬衫,正襟危坐的坐在她的病床前的模样。

    心底就像是被灌入了蜜汁一般,甜甜……

    然而,下一秒,有人就很煞风景的来了一句,“命都不要的,那还叫哄?要死要活的苦肉计,不是威胁吗?”

    “我的傻妹妹,都什么年代了,还吃这一套?”

    秦夕:“……”

    要死要活吗?

    好像……

    但是苦肉计,确实有一点,她现在回忆起他当时眼睛都不眨的扑通一声直直的跪下去的画面求婚的画面……

    “我从不威胁她!”

    就在秦夕还沉静在回忆里的时候坐在跟前的男人微微的起身,然后走到她病床的另一侧看着她,眼神清澈明亮,看她的时候有种披星戴月的感觉,“也不哄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行,既然不威胁她,也不哄她,小夕你现在让他回去!”

    “那个,夜爵,你要不先回去?”

    听了自家哥哥的话,秦夕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被秦御枫抱在怀里的小星辰,随即淡淡的开口道,“小星辰明天还要上学呢,早点回去,而且这医院对小孩子不好……”

    “妈妈,我不要回去!”

    秦夕赶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小星辰嘟囔的声音给打断了,小家伙像极了司夜爵好看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我已经跟老师请假了,明天不去上学,我要陪妈妈住在医院,东西姑姑都给我收拾好了!”

    小星辰的话才落下,司瑶就顶着一张抱歉的脸将小家伙的行李箱推了进来,“那个,抱歉,我不是故意在外面偷听的,我只是想着我哥哥被人这么训斥,看到我会不好意思的,所以,我就在门口等了一下!”

    秦夕:“……”

    “我……我们没有训斥你哥……”

    “不是,嫂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看着秦夕那张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司瑶连忙脱口而出的解释,“我的意思是,大舅子训妹夫,正常的,回头等我找到对象的时候,我哥哥就能把今日的那口气给出了!”

    秦御枫:“……”

    这话怎么听怎么感觉这丫头是来羞辱他的呢?

    算了,不过一个小女孩,羞辱一下就羞辱一下吧,自己也是有妹妹的人,护哥心切,这种荣耀自己也享受过了!

    “咳咳!”

    秦御枫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然后看向司瑶来了一句,“既然你来了,那就把你哥哥带回去吧!”

    “那可不行,大舅哥,我们司家就家规,老婆都住院了,还敢回家的话,那是要家法伺候的!”

    边说,司瑶朝身后助理挥了挥手,“把东西拿进来!”

    然后又一个大箱子直接被推进了病房了,司瑶笑眯眯的来了一句,“哥,我把你的行礼都给你收拾来了,还有隔壁的那间病房我也包下来了,既然大家都想在这里住的话,一个房间是不够的,你们商量着怎么分配吧!”

    说完,不等在场的人有机会开口,司瑶转头就直接跑了,很快,那个娇俏的身影就直接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了,房间里四个人你看看我看你,最后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两只一大一小的行李箱上。

    “这里是病房,不是酒店,你们俩住隔壁吧!”

    说完,秦御枫没给他们回答直接抱着小星辰伸手拉过那只儿童行李箱直接出门朝外面走过去,目标司瑶说的隔壁包下来的空房间,走了几步,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站在秦夕身边的司夜爵,“自己拉着行李过来!”

    “好,让小星辰陪你休息一会儿!”

    司夜爵转头给秦御枫怀里的儿子使了个眼色,那目的已经非常明确了,“你休息完了,我来换你!“

    “舅舅,我们先走吧,爸爸肯定会过来的,他要是不过来的话,我就过去把他叫回来了行吗?”

    秦御枫:“……”

    他能说不行吗?

    能!

    然而,看到那张软萌的小脸蛋的时候,不行两个字就像是生生卡在了嗓子口似的,怎么说都说不出来!

    房间很快就只剩下秦夕和司夜爵两个人了,你看我看,明明只是一个下午没见,气氛生生的被压抑成一场生离死别的久别重逢似的……

    “对不起!”

    秦夕被他深沉的眼神看得脸颊发烫,手心出汗,“好好的约会,被我搞砸了!”

    闻声,司夜爵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很快想起,下午她注册公司的时候,还跟他通过电话,说自己当老板了,然后两人约好晚上出去吃饭,还是他定的餐厅。

    细说起来,这算是严格意义上两个人的第一次正经的约会,看得出来,她很重视,司夜爵心底的那么点儿愧疚愈发的明显了。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应该……”

    话说出来的时候,司夜爵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沙哑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他自己都不知道看着她的那双眼睛已经毫不争气的红了,“今天这样的日子,我应该陪着你的,你哥哥说的对,我确实……”

    “嘘!”

    司夜爵颤抖的的话还没说完,唇瓣就被女人纤细的手指给抚上了,后面的话,就自动消失在自己的嗓子口,“我说过了,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自作主张,但是,今天的事情,我不后悔,那个小孩子没事!”

    因为,昏迷之前,她已经看到了那个差点被她的车撞上的小孩被交警抱开了,所以,她应该好好的,“那个孩子跟我们小星辰差不多大!”

    也跟四年前她没来得及带到世上的孩子差不多大,当年她没有没有机会保护自己的孩子,生死操纵在别人的手里,但是今天她有机会选择!

    可以保护那个孩子,方向盘操纵在自己的手里,她就毫不犹豫的做了!

    “嗯,那个孩子好好的,没事!”

    司夜爵下意识的弯腰低头,将自己的额抵上了她的额头,两人鼻息相容,气息在两人鼻尖萦绕开来,“你是好样的,但是,以后不准这样,你想去医院,我陪你,或者让医生上门也行!”

    顿了一下,司夜爵又觉得这不是个办法,“以后不准自己开车,我把我的司机给你,还有那些跟着你的保镖,不能没事就给他们放假!”

    “哦!”

    秦夕心虚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就是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医生说的话,“那个,夜爵,我能问问关于小星辰妈妈的事情吗?”

    闻言,司夜爵瞬间僵住,那双撑在她病床上的手一寸一寸的收紧,然后直接将病床上的白色的床单给揪成了一团,顿了好一会儿,才让自己的气息缓和过来,“怎么突然问这个了?”

    “也不是突然,只是想问问,不过你不想回答的话,也没关系!”

    毕竟他都没有问她过去么,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又何必太过执着呢,见司夜爵只是僵着身体,并没有回答她的话,秦夕马上又说,“毕竟我们已经决定好了,不念过去,只为将来!”

    “是我逾越了!”

    “不是!”

    这一次,男人还是开口了,只是,秦夕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司夜爵声线紧绷,就连拽入她手指十指相缠的手也带着薄汗,“你没有逾越,是我还没有准备好,我想准备好的时候自己告诉你,那些属于我,也属于你的过去!”

    “属于我?也属于你?”

    这话,听起来有些不对劲,看着男人隐隐发抖的身体,秦夕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司夜爵,你……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

    他也想没事!

    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他甚至想今天晚上,约完会,看完电影,把当年的一切都跟她说,然后求她原谅,原谅他当时趁人之危,趁火打劫,卑鄙无耻的行为!

    “秦夕,你知道吗?”

    那些你认为最灰色的回忆,最不堪的人生,都是我带给你的,是我让你心里有问题,对男人排斥,一想到这四年来,她是在怎样的日子里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甚至到现在,人已经嫁给他了,还在看医生,司夜爵就恨不得杀了自己,可是,如果可以重来,她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但是,一切都晚了,做了就是做了,没有重来,也没有如果!

    “我知道哦!”

    见他的表情那么痛苦,秦夕那么点好奇心瞬间被抽得一干二净,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拍怕他的肩膀安慰她,然而,两只手被她按在病床上十指握得紧紧的。

    最后干脆轻轻的晃了晃自己跟他相抵着的额头,压着声音温柔的开口安慰他,“没事啦,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我保证,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看他这么痛苦,秦夕又本能的觉得医生所说的事情很荒唐,哪有人代孕生的孩子,在提起孩子的母亲的时候还能如此痛苦不堪的啊?

    很显然,以前司瑶说的是真的,小星辰的妈妈抛弃了他也抛弃了自己的孩子,原因么……

    下一秒,秦夕瞬间就茅塞顿开了,那就是,司夜爵真的那方面不是很好,或者说不是特别好,所以才会让小星辰的妈妈,得不到满zu,然后被甩了?

    越想,秦夕越觉得这个可能正常,要不然,怎么会迟迟走不出来啊!

    被对象甩过的又不是他一个人,她也被甩过么,怎么想起来顾连笙那个混蛋的时候,也没那么气愤,甚至那种气愤都比不上给钱让她代孕的那个让她被小三了一次的已婚男人么!

    所以啊……

    “保证?”

    “保证保证!”

    男人的声音带透着浓浓的不安,秦夕能够清晰得感受到,“我哥哥只是因为我受伤的事情惊吓到了才会迁怒于你,他是真爱我的,不会真的阻止什么的,只要我喜欢!”

    秦夕想也不想都知道,这家伙肯定是被秦御枫反对的阵仗给吓到了,而她又是个典型的哥哥奴,之前他就知道的,“你放心,我跟小星辰的妈妈不一样,我不会抛弃你!”

    “嗯……”

    很深很深的一个嗯,就在秦夕觉得他这么长长一个嗯之后应该会长时间的沉默的时候,男人低低的说了一句,“你说了我就相信你,是真的不会抛弃我的!”

    “难道小星辰的妈妈从来没说过?”

    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决定好今天不接他伤疤的秦夕还是脱口而出的问了这句话,还莫名希望,他们之间的感情,其实跟她和顾连笙当时联姻的娃娃亲一样,塑料的很!

    “从来没有说过!”

    从来都只有他在想,一厢情愿的在幻想,回忆起那段时间,司夜爵自己都觉得可笑,没有勇气站在她面前,却有心思在那里满脑子的胡思乱想,然后一厢情愿的安排好他们的未来。

    新房都准备好了,才被人通知人不见了,那就是他们所有的故事,庆幸的是小星辰那双眼睛长跌跟她一模一样,还有两个小酒窝,要不然,他甚至觉得自己这四年不知道该怎么过!

    从未得到过的时候想,得到过以后更想,现在,不敢回头想!

    “她从来没有说过不会离开我,也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

    秦夕:“……”

    尼玛!

    原来是狗血得一厢情愿自作多情的暗恋啊!

    秦夕心底一松,自己预想的那个未来有可能会出现的情敌不是存在的时候,那么点愉悦刚上头,就意识到这个可能……

    小星辰的妈妈不喜欢司夜爵,却给他生了孩子,难道说是……

    “老公,该不会是你利用权势强迫了她,然后她怀孕了,生了孩子以后就逃了?”

    司夜爵:“……”

    可以这么说,但是,他现在没有的胆量承认,而且,他发现,这丫头在说这话的时候,双眼都在喷火,他要是敢说是,估计今晚他连隔壁的病房都没得睡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们之间,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现在,我是你的,那么,我就把我的过去和将来一并打包送给你!”

    所以,他刚才说的我的过去,也是你的过去!

    原来是这个意思,这个解释,在情理之中,却不是在她期待里,莫名得还是有些失落!

    虽然,她有不堪的过去,但是,心里却从来都是空的,他可以说是走进她心里的第一个男人,严格意义上的初恋,但是他……

    好像有些不公平,但是……

    不重要了啊!

    只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个不重要,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

    “那我也把我的过去,通通都打包给你,不好的,好的,全都通通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