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店的瓶子 作品

第221章 李泉被收买,缺个主演【三更】

    司笙刚在网上给钟裕买了票,楚凉夏就按响了她房间的门铃。

    “笙笙,你回来了吗?”

    楚凉夏在门外询问。

    “嗯”了一声,司笙拉开门,不过在见到楚凉夏的那刻,还闻到麻辣烧烤的香味。

    “怎么样,”楚凉夏举起手中两袋烧烤,冲她笑着眨眼,“吃吗?”

    “吃。”

    司笙不假思索地点头,然后一笑,“我以为你是来跟我讲戏的。”

    “也是来讲戏的。”楚凉夏点点头,有点小心虚,“顺便吃点儿。”

    实际上是,她在房间里待不住,去外面闲逛找吃的,然后买了一堆烧烤回来,发现自己吃不完,就来找司笙了。

    独乐乐,不容众乐乐。

    楚凉夏进门,刚将两袋烧烤放下,忽的眼睛一转,拉住司笙的手。

    “笙笙,这事能不能不告诉三爷。”

    楚凉夏眼里适当流露出些微恳求。

    就算早听凌西泽评价过,这位是一“戏精”,司笙也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可怜巴巴”惊了一秒。

    旋即,司笙问:“怎么?”

    “他不喜欢垃圾食品,知道我带你吃这些,会断了我投资的。”楚凉夏真诚地讲明缘由。

    “……”

    在外人模狗样的,还不吃垃圾食品……前几天晚上跟她一起吃烧烤的是谁?

    她问:“不至于吧?”

    凌西泽这人,嘴硬心软,一般就嘴上说说,对朋友从不绝情。

    “至于。”楚凉夏贼认真地点头,然后整张小脸都皱起来,“他跟我老公本来就不想让我拍纪录片,一个两个都不肯投资,要不是拉上你,他妥协了,现在我们还没法动工呢。”

    “他们不支持你?”

    “嗯啊。”

    楚凉夏点点头,去解开烧烤的袋子。

    嗅到烧烤独特的香味,司笙拎着两张凳子走过去,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

    停顿了下,楚凉夏递给她一串掌中宝,道:“身体不大好,前面累倒过。”

    司笙:“……哦。”

    怪不得。

    “对了——”

    楚凉夏刚一坐下,蓦地想到什么,用纸巾擦了擦手,将肩上背包取下来。

    敞开拉链,她拿出一个袋子来,“我镇上有家店的千层油酥饼特别好吃,就去买了。还没尝过味道,你要不要试一下?”

    咬了口掌中宝,司笙问:“暮上街的那家店?”

    “啊,对。”楚凉夏愣了一下,颇为讶然,“你知道啊?”

    “嗯,吃过几次,味道是不错。”

    司笙又咬了一口掌中宝。

    不可否认,楚凉夏在寻找美食方面,是真的有天分,下午的biangbiang面,晚上的烧烤,还有千层酥油饼……都算得上是隐匿在镇上的美食了。

    不是随便能在旅游攻略上能搜到的,得靠本地人推荐。

    “你以前来过青山镇?”楚凉夏察觉到什么。

    “对木偶戏有点兴趣,来这里待过半个月。”

    “啊……”

    楚凉夏这才想起,司笙对她要拍的内容了如指掌,跟百科全书似的,问什么都能说出个一二。

    原来她实地研究过啊?

    “明天的拍摄几点结束?”

    “明天一直下雨,都是室内的拍摄,大半天就能拍完了吧。”楚凉夏估摸着说道。

    他们剧组并不赶进度。

    虽说资金紧张,但在这里多待几日,也无关紧要。

    楚凉夏就是拍着玩的,剧组工作人员一般都是朋友,有时候拍着拍着就结伴去玩了,工作归工作,但放松也是真的放松。

    “提前收工的话,我知道几家不错的小吃店,可以带你去试试。”司笙不紧不慢道。

    “好呀。”

    楚凉夏眼睛登时一亮。

    二人聊得投机,不知不觉间,话题就扯到美食这一块,从青山镇的美食,聊到安城、全省,以及整个西北。

    楚凉夏是个行动效率很高的人,跟司笙聊完的功夫,就已经对下次闲逛西北线时的行程做了安排,脑海里的地图连接成一条线,跃跃欲试。

    直至桌上所有烧烤被解决。

    楚凉夏蹲坐在凳子上,眨着眼,歪头,有些难以置信,“我来找你做什么的来着?”

    “聊剧本。”

    司笙好心提醒。

    “……哦。”

    楚凉夏痛苦捂脸。

    聊得太尽兴,完全把这事给忘了……

    “对了,”司笙起身去拿剧本,倏地问道,“你跟李泉熟吗?”

    “李泉?”楚凉夏愣了愣,“不算熟,他是学弟推荐给我的,说演技不错。我看了一下他的作品,演技确实到位。”

    因为演员一时难找,她问的几个都在剧组拍戏,或是被什么事绊住了,只能找不熟悉的演员。

    李泉是她临时请的,就进行这一期的拍摄。

    就合作明天这一天。

    之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哦。”

    “怎么了?”预感不大对的楚凉夏,狐疑地问。

    司笙拎着剧本走过来,道:“没什么,随便问问。”

    “真的啊?”楚凉夏不大信。

    “嗯。”

    凭借强大心理素质,司笙硬是没露出半点破绽。

    事情还没个定论,不好直接跟楚凉夏说。

    她让钟裕过来,也就以防万一。没钟裕什么事的话,还可以带钟裕去吃点东西,游玩一下什么的。

    “好吧。”

    楚凉夏没有多问。

    接过司笙递来的剧本,翻开,认真跟司笙讲解起来。

    楚凉夏是个脾气好的,跟司笙分析角色的时候,温柔又耐心,而且很有想法。短短几个镜头,她都能跟司笙分析得头头是道,原本干巴巴的描述,在她的讲解里,俨然就是个活灵活现的人。

    司笙惊讶地发现,哪怕是这样一个角色,楚凉夏也会做“人物小传”,做一些剧情之外的设定。

    一一讲解完,楚凉夏放下剧本,问:“怎么样,还有什么疑惑吗?”

    “没有。”

    她讲得清楚明白,司笙确实没有疑问。

    “你不需要担心、紧张,我看过你的表演,这个角色,属于你肯定能驾驭的那种。”楚凉夏继续道,“明天我看看你的现场表演,再对你的‘演技提升’做具体方案。”

    将她的认真看在眼里,司笙勾唇笑了笑,“行。”

    *

    两人越聊越投缘,就算说完剧本,楚凉夏也没舍得走,在司笙这里继续磨蹭了会儿。

    直至——

    凌西泽给她打电话。

    “三爷?”

    看到来电显示的那刻,楚凉夏懵了懵,下意识看了司笙一眼。

    司笙闻声,视线扫来。

    “你什么时候走?”

    凌西泽直截了当地问她。

    楚凉夏有点茫然,“走去哪儿啊?”

    “回你自己房间。”

    “……哦。”楚凉夏会意过来,笑眯眯的,故意说,“本来想走的,你催我的话,我就不走了。”

    “投资——”

    “等等哈,我穿个鞋,马上走。”

    楚凉夏一秒改口。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才不跟“金主爸爸”一般见识呢。

    挂了电话,楚凉夏踩上酒店拖鞋,都没浪费时间去换鞋,提起她的帆布鞋就跟司笙告别。

    司笙哭笑不得。

    楚凉夏前脚刚一走,这不,凌西泽后脚电话就打过来了。

    “你干嘛威胁她?”

    接了电话,司笙无语道。

    “天一黑,你就说她在你这里,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凌西泽颇为郁闷。

    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