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第688章 冷淡

    虽然早就习惯了父亲的阴鸷,然而,毕竟此时还有外人在。

    李漫诗脆弱的神经瞬间崩溃,她捂着脸,任由泪水从指缝里流出来。

    诸事缠身,李文博也没有耐心。

    站起来,又看了女儿一眼,终是拂袖而去。

    *

    那场事故,加上沈之涵的添油加醋,向晚和康迪的绯闻传的愈加沸沸扬扬。

    每天记者都在向晚的公司蹲守,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掀起轩然大波。

    粉丝们极力否认,康迪那边含糊其辞,向晚这边偏偏又不回应,加上案子的扑朔迷离,总之,两事的事占尽了娱乐版的所有热门。

    在这样的血雨腥风下,向晚坚持录制完了她的首张专辑。

    程警官的电话打来时,向晚才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

    “程警官,那件事调查的怎么样了,有结果了吗?”比起工作,陈力才是向晚这些天一直忧心的所在。

    “向小姐,我今天打电话就是和你说这件事。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什么意思?”

    斯语在开车,木子往车后看了一眼,貌似又发现狗仔队在跟车,小声的跟斯语报备,向晚听到了,莫名腾起一阵烦躁。

    “按照你那天的提示,我去问了那天出警的人。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那辆黑车上的确有人,但是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

    “什么?”向晚眸色一凛。

    “死者是一名判了死刑的在逃犯。当时那个案子侦查了几天,没什么结果,加上对方身份的特殊,不知怎么,就匆匆结案了。对了,我也派人去y市调查了陈力,他的一切背景正常,也没有作案时间,所以……”

    向晚握着手机,从头冷到了脚。

    她现在理解很多年前,顾琴的丈夫,她的父亲为什么会栽在这伙人手里了,因为他们不仅毒辣,而且狡猾。

    哪怕她把凶手已经送到了程警官面前,依旧没有证据可以治他的罪。

    车窗打开,一股风灌进来,把她的头发吹的贴在脸上,胡乱的拨弄着头发,向晚有一种徒劳的无力感。

    “向小姐,你别沮丧。这个案子我会一直跟,陈力也会一直在我们的监控视线内。再狡猾的罪犯也不可能永远不露马脚,只要他有一次失误,就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为了安慰向晚,程军又说了一些话,向晚挂断电话时,已是手脚冰凉。

    “晚晚,谁的电话?脸色怎么这么差?”斯语为了甩开那些讨厌的狗仔队,再次加速,拐上另一道路。

    向晚转眸,呆呆的看着她。

    她眸底的冷意看的让人起鸡皮疙瘩,斯语还要再问,只听她有些无力的开口:“别担心,我没事。”

    恨意像蜿蜒的藤蔓死死的扼住她周身的神经,指甲紧抠着旁边的扶手,直抠的指甲莹白。

    向晚告诉自己,她不会认输的。

    不管是为了她去世的父亲,还是为了无辜的小张,还是为了陆铮,她都不会认输。

    大厦将倾,躲是躲不过的。既然如此,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外面华灯初上,霓虹灯华丽异常,世界很美,一切祥和的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一周之后,向晚因为工作的原因,赶往千里之外的c市。

    斯语给她接了一场慈善活动,这个活动是美加杂志社和另一家传媒机构一起办的,每年都是时尚界的重头戏,会邀请很多明星出席,当然,出席的明星除了要为他们站台,还要参与后面的慈善竞拍。

    但即使是这种让明星大出血的活动,依然有人挤破了脑袋想来却来不了。一张美加的邀请函便是对明星身价的肯定。

&n